工行前员工诈骗案犯刘遥亲述:如何从60万干到1个亿

  • 2013年01月24日09:50
  • 来源:21世纪网
  • 作者:胡懿新
  • 阅读:(2315)
  • 已有(0)人评论

 “我已经中了邪,收不住手……我现在除了一张驾照之外什么都没了。”这是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工行前员工诈骗案的核心涉案者,原工行上海普陀区分行信贷科副科长刘遥的自述。

  近日,21世纪网获得了刘遥向债权人坦白时的录音,从录音中,21世纪网大致还原了刘遥上亿元的资金黑洞的形成过程。

  从2009年一个60万元的小缺口,到当下上亿元的资金黑洞,刘遥的贪婪和侥幸,使他多次错过了解决问题的良机,致使债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,最终落得家财散尽、亲友疏离。

  从60万到1亿

  2013年1月17日中午12点,工商银行上海分行门口聚集了70-80人集体维权,工行前信贷科副科长刘遥被指诈骗上千万元。

  苦主之一的杨小姐称,其于2012年12月6、7日借了一笔过桥资金给温州银行上海分行员工徐锋,还款日为当月10日,但徐锋并未按时归还。经苦主多番询问后,徐锋才坦承其将钱都悉数借给了一名叫刘遥的工行员工,本金已收不回来。

  2012年12月14日,刘遥迫于压力终于向几位苦主摊牌。

  21世纪网从苦主处获得了14日当日当事双方的谈判录音。刘遥当日称,其于2009年借了60万元给汪金荣(音),但在借钱后不久,汪就被逮捕,形成了一个资金漏洞。而正是这60万元,使刘遥踏上了不归路。

  最初,在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情况下,刘遥只能通过借稍高于这个缺口的钱来付清本金和利息。当借来的钱快要到期时,刘遥只能再借更多的钱补上。到临近东窗事发时,刘遥给出的月息甚至高达9%。

  很显然,随着资金窟窿在这个反复借贷的过程中逐渐扩大,仅仅靠赚利差已经无法弥补缺口。能借到钱只能拖延问题爆发的时间,而治本之道还是要能赚钱。刘遥必须有其他生财之道。于是,他铤而走险,瞄上了风险极高的黄金期货

  但事与愿违,刘遥两笔共计1000多万的资金,最终因炒黄金期货而直接亏掉。

  “去年(2011年)5、6月份的时候,有一波一天下跌12%的行情,就全部跌光了……”刘遥感叹道,“人走上那个路就很奇怪的,我只是一门心思的想把时间赢出来,看看外面还有什么项目和单子可以做,我已经中了邪了知道吧?我一直在想,到底是2千万断,3千万断,还是4千万、5千万,但关键就是没有断。”

  14日当日,刘遥给债权人手写了一份“情况说明”,坦承其所欠债务总额约1亿元。

  在资金链断裂后,刘遥开始遭到债权人的讨债。刘遥称,因为高利贷的关系,部分债权人有涉黑的背景,来自福建的大债权人,已几乎将其家产洗劫一空。

  刘遥表示,其私家车已被债权人当做利息直接过户,而父母住的房子也被债权人强占,目前父母已被逼搬离住所。

  “我一套新房的预售合同原件被抢走了,身份证也被抢去,户口本在我父母离家后就不知去向……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一本驾照。”

  工行无责?

  三年来,刘遥一个人是如何运作这些资金呢?这与其信贷科副科长的身份息息相关,而其借用资金的名义则是“过桥贷款”。

  所谓“过桥贷款”,通俗地说,就是借款人帮贷款人暂时还清上一笔贷款,待银行批下新贷款后,贷款人再还给借款人本金和利息。

  这是银行业内公开的秘密,银行一般会要求贷款人在新贷款批下来之前必须还清旧贷款,这在客观上刺激了过桥贷款的需求。

  据苦主杨小姐表示,其收取的利益为每日千分之1.5,节假日不计息。经计算,月息可达3%,若业务繁忙,100万资金一个月可轻松赚3万元。

  一般,刘遥会谎称其客户需要资金过桥。一开始,刘遥也能够给债权人提供“过桥贷款”业务水单,而工行信贷科副科长的身份也让债权人放松了警惕。

  一名银行员工告诉21世纪网,此类“过桥贷款”非常常见,但银行不会公开的推出这种业务,至少放贷银行不会为客户提供此类资金帮助。

  “现在信贷员做业务的自由裁量权还是挺大的,对外东拆点西借点的情况很多,也很正常,领导一般不会过问资金的来源。”

  不过该名员工强调,“领导肯定是知道(信贷员向外借钱)这个情况的。”

  在刘遥东窗事发后,多位苦主曾聚集在工商银行上海分行讨要说法。但工行称,刘遥的所作所为系个人行为。

  “银行放任这个制度漏洞,吸引老百姓参与,领导利用自己的权力坐享其成,一旦出了事,后果由我们来承担。且不说诈骗,哪怕是经手的这个员工出人身意外了,我们都可能血本无归。”苦主夏小姐忿忿的说。

  表面上看,刘遥的行为确属个人行为。但在刘遥与苦主的对话中,却暗示银行在事发初期就已多少对此知情。

  刘遥在2012年12月20日与债权人对话时表示,领导已经事先知悉(资金链断裂)此事,“行里面处理这种事情全部都是冷处理的。”而从刘遥手机中获取的短信记录亦显示,刘遥还曾让其同事范某代收一份闸北区寄来的法院应诉通知。

  21世纪网并从苦主处获悉,在去年10月份,已有人向徐汇区派出所报案,称刘遥欠其大额资金未归还。刘遥于12月12日才提出辞职,而报案发生时刘遥尚在职,工行是否知情不查?

  据悉,该案因金额过大目前已交由上海市经侦部处理,刘遥和另一关键人徐锋目前已接受经侦部门调查。